风花雪月

西毒卡卡
西毒卡卡
西毒卡卡
26
文章
1
评论
2016-10-1617:15:07 评论 1,549

题记:风花雪月,是一种酒。啤酒。口感很好。……

风 花 雪 月

[原创 ·西毒卡卡]

风花雪月,是一种酒。
啤酒。
口感很好。
……

1. 旋转椅

MEND SEVEN是一种香烟的名字,Mide in Japan。我不喜欢日本人,也不喜欢这种香烟。不过MEND SEVEN这个名字听起来真的很不错。MEND SEVEN,舌头轻轻地一卷,就又象是回到了过去。
MEND SEVEN,七星。

七星街的夜晚迷人,而多情。
故事从一个旋转椅开始……

能不能骑着木马
浪迹天涯
能不能

……

在七星街的一家Pub里看到那可以360度旋转的椅子的时候,忽然想起了很早以前读到的一首诗。
也许,那应该是一件很浪漫的事。
喜欢那样的高度,也喜欢那样的角度。
也许,这样看东西会比较容易,也随意。
就好像童年时的木马。
骑上木马,然后可以放飞灵魂,可以。。。

一个人喝酒,会比较无聊。只是因为有了这样的椅子,心情也就不太一般了。
故事也许只需要一个不经意的转身,或回眸。
椅子上的她在看卡卡,卡卡也在看她。有点像一首关于看风景的诗。
风景之外,是一次不经意的邂逅。诱惑。
她叫An。
一个活脱脱从安妮的小说里走出来的女孩。
直发,一件黑色的高领无袖的棉T恤。她的声音是有些沙的。寂静的感觉。
这样的场景,其实应该属于电影。
有一点点风花雪月的浪漫,有一点点的无奈,还有一点点残余的心有不甘……

Norah Jones的浅吟低唱,如同一个灵魂的咒语,喃喃地诉说着什么。Pub里暗淡得有点暧昧的灯光,还有浓郁的酒香,的确是再合适不过的背景了。
他燃起指间的香烟。一段泛白的烟灰如同杜可风那摇摇晃晃的镜头,摇摇欲坠。
她安静地看着他抽完指间的香烟。他的眼睛如烟般迷人,而荒芜。
这个女人,这样的情调,让他起一部叫做《空间诱惑》的韩国电影,从开头到最后,男女主角之间几乎没有一句对白,只是那样的眼神,已经足够表达他们想要表达的一切东西了,更多的语言只会是一种累赘而已。

最后的最后,他们超越了时间和空间,终于相拥而卧,水融交错……无论是他们,还是卡卡,都得到了释放。

……

我们不要战争,不要暴力,我们要做爱。
——这是两千零一年“9.11”之后,在网络上看到的一句话。

2. 如  烟

如烟,是我对她的称呼。
她年轻,且漂亮,又有才华,在一家很不错的公司有一份很不错的工作。只是她一直都是一个人生活。
工作,网络,咖啡和香烟几乎就是她生活的全部。
多年了,一直都是这样,现在也是。
一直都记得她吸烟的样子。看着她的身体陷到沙发里的时候,你的心也会跟着往下掉,跟着深深地,深深地沦陷……
有点像《东京巴比伦》里的杀手樱冢。我喜欢的。
烟头忽明忽暗,故事如酒杯里的泡沫浮上来,又沉下去……最后的最后飘散在了未知的时空里。
可以记住的仅仅只是她一些不经意的动作,以及她的美,还有她的脸。

也许,生活真的需要太多的借口。
香烟是无辜的,如烟也是。

一个人的时候,爱情也许会比较寂寞;两个人的时候,爱情也许会有点麻烦。
——我仰着头去看自己吐出来的烟雾,一切风轻云淡。

……

学校的周围总也有一些这样的香烟店,一个面值一元的铜板刚好可以买到4支不好不坏的香烟。
很多的时候,卡卡都会去那里买烟。有的时候,一天会光顾好多次。
几年了,一直都是这样。
习惯是这样,香烟还是一样的香烟。
其实,同一种香烟也会有许多不同的味道和感觉。
只是单独的4支烟,吸起来,会比较用心,也会比较沉重。

谢霆锋出道的时候,拍过一个很逊的电影。从开始到最后,一切都和香烟有关,连最后片尾的音乐都离不开香烟。
半支留有一个女人唇印的香烟一直都伴随着他,包括出国到回国,十多年这样漫长的时间。记忆里的女人如烟,如幻。只是因为有了这半支被她遗弃的香烟,就好像她才刚刚离去,而且不会太遥远。
上面的唇印越来越淡,男人记忆里女人的画面却越来越清晰。只是这样的记忆,永远地停留在了过去。那瞬间的记忆,却注定了那个男人一生的爱情找不到结果。
这个时候,也许香烟会是最好的安慰。

嗜烟如命,爱如烟。

3. 一米阳光

有人说,爱上夜生活,就爱在夜里泡吧,就爱在夜里喝酒……
城之于卡卡,最深处的记忆属于黑夜。
下了班,把电话关机。这样,灵魂也就没有了期待,也不必再去等待什么。游走在城市的午夜里,让自己深深地,深深地隐匿。
开心的时候,是这样,悲伤的时候也是这样。
没有任何的理由,就像是我喜欢的Anel。

我喜欢玻璃,喜欢午夜的阳光。
这就是我所知道的Anel。
几年前,何润东在古城拍的《一米阳光》,赚尽了多少痴男怨女的眼泪。我没有看完整部电视,但是我深深地相信午夜阳光的存在,就像是小武深深地相信川夏的存在。

……

午夜里,我蹋着川夏的足迹而去,寻找午夜里的阳光,还有喜欢午夜阳光的Anel。
进门,拐过一道玻璃墙,我一眼就看到了吧台前高脚凳上的Anel,长长的直发,一件粉蓝的无袖T恤……身后是一排排的琳琅满目的玻璃瓶,还有Tom Scott的《Reed My Lips》。唇语,一曲爵士版的“葬花吟”,一个关于樱花和告别的旋律。绵长而哀怨,更多的却是无奈放逐之后的寂静。
我选择了离Anel最近的一个高脚凳,燃起一支香烟,跟着Tom Scott的节奏,轻轻地和高脚凳一起晃动。
酒香浓郁,温存。音乐平和,宁静。
想要一种飞翔的感觉。

我转过头看Anel,她动作利索,神情专注,50cc的锥型高脚杯,刚好可以托住她的眼神。
乳白色的奶香,静静地在Anel的手心流淌,最后沉淀在了冷冽如冰的杯底;然后是咖啡甘露,火一样猛烈的伏特加……一层,又一层……如同雨后的彩虹一般绚烂。
最后,Anel的右手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在高脚杯的顶上燃起一片蓝光,蓝色的火焰映在Anel的脸上,柔软而跳跃。
想要去看Anel的眼睛,却什么也看不到;再看时,只有燃烧过后的高脚杯独自伫立,冷冽如冰。
杯中的液体醇香且甘甜。寂寞锈迹斑斑。
……

An…
我心里默默地念着她的名字,泪水一点点开始蔓延,淹没了Tom Scott,也飘走了卡卡寂寞的灵魂……
我知道,Anel不会再来。
我知道,多年后小武在桥头看到的川夏,并非幻觉。

爱上夜生活,爱在夜里泡吧,从一杯叫做“午夜阳光”的酒开始。

4. 轻描淡写

默默有一张很大很大的床,上面铺着很厚,很柔软的垫子。卡卡的身体在那里,一点,一点的沦陷……

阳光灿烂的午后,看到被水淋湿的夕夕。
夕夕是一只可爱的猫咪,是默默给卡卡的托付。
一个男人,一只猫咪。
这样生活了很久。
很久了,没有见到默默。
卡卡和夕夕都在想她。

爱妮走了,留下了瑶瑶给她的男人。
瑶瑶是她和他的女儿。
不要告诉我你要去哪里,我不想知道……人的一生快的很,该做什么去做吧。
——这是那个男人的最后一句台词。
屏幕上的那张脸写满了破碎,却无法被抚摩。
只是她已经看不到他眼里的深渊。
从此,爱和不爱,都已经不再是结局。

默默走了,留下了夕夕给卡卡。
很多关于默默的台词都已经不记得了,可以记起来的只是一些琐碎的温存,她的身体,她的嘴唇,还有她的吻。
星光灿烂的午夜里,听见夕夕的哭泣。
习惯了在午夜里失眠,习惯了睡不着觉的时候,让自己孤独的灵魂踌躇地在夜色的回廊里徘徊。
有时候,会听见风里孤独的灵魂在和自己对话。不是幻觉,也不是错觉。寂寞在时空里泊泊的流淌……
楼梯转角处的声控灯亮了又灭,灭了,又亮。
内心最深处有一种叫做流离失所的东西徐徐升起,挂满了整个星空。看得见逃避过后的凄凉。
世事沉浮,颠沛流离……
想要一种感觉,可以深深地,深深地沉溺。可以看不到,也听不到;可以……

天快亮的时候,在电影里看见阿仁。
他在白姑娘那里睡得很安详,梦呢饱满,且充实。用安妮的话来形容的话,那就是——
长长的睫毛盖住眼睛,就像是个孩子……
也只有在白姑娘这里,他才可以睡得那样安稳。
阿仁是个卧底。
只是到了白姑娘这里,他只是一个平凡的男人,所有的使命都可以暂时搁浅。
就好像是一个飘零的人,找到了一个可以驻足的港湾,然后可以把心放下来。
也许,每一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潜在的港湾。
也许,那里会是灵魂最好的归宿。
躺下来,闭上眼睛,可以做梦……这样很好。

卡卡和夕夕的一天又过去了。
不知不觉,时间的记忆里又多了一些往事。只怕习惯了时间的流逝和往事,自己的身体却依然无法忘记……

5. 漂   浮

七月,这个城市阴郁而寒冷。
卡卡的眼睛在地图上搜索,弯弯曲曲的眼神,最后落在了一个迂回的地方,徘徊不前。
在一个淫雨霏霏的傍晚,卡卡终于离开。

火车在黑暗中疾驰。记忆里熟悉的城市在窗外飞掠而过,风里可以闻得见山,水和原野的味道。有几分清凉,有一点温暖。金属与金属撞击的声音时紧时缓,平仄有序。
偶尔看得见城市繁华且喧嚣的灯光,那么遥远,那么近,最后又一点点在眸子里破碎,如同天空里散落的点点星光,看不到尽头,也读不出未来。
黑暗里潜伏着的惆怅和落寞,看不到,也抹不去。
有一种说不出的东西,在心底静静地流淌,可以感觉到灼伤的疼和痛。           
卡卡的眼泪终于就这样轻轻地落了下来。
……

已经走了很远,很远。
有一种离开自己的感觉。
火车在地图上拐了个弯,停了下来。
卡卡的旅途才刚刚开始。
……

城市之外还是城市。
卡卡一个人游走。
一边走,一边笑,一边流泪……

旅途中想起王家卫的电影,想起——
传说中有一种鸟,它们不停的飞呀,飞呀……飞累了,就在风里睡觉;它们一生中只下地一次……
卡卡是一条鱼,一天到晚游泳的鱼。
从南游到北,从东游到西……
实在分不清东南西北的时候,可以——
随波逐流。

……

这一年,没有故事发生。
只有——
漂浮。

6. 鞋   音

住得很高,在顶楼。六层楼,四年的时光,两个人的记忆。
卡卡的身体一点点地下坠,脚步声渐渐远去,消失在巷子的拐角,拐角过后是嘈杂的大街和茫茫的人流。
逃避和回忆都从这里开始。

新家在城市的中心。
十平米,一张床,一台电脑,加上卡卡,再无其它。
半夜里听见很远的脚步声,一步,一步向这个方向逼近,心也跟着一点,一点地紧蹦;再听时,却什么也没有。
其实心里很清楚地知道,她不会再来。只是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等待。以为搬了家,就会好一点。可是没有。

卡卡的女人上晚班,每天都很晚了才下班。有时候是凌晨一点,有时候是两点,或者更晚。习惯了就这样在午夜里聆听女人的脚步声。心里想着,念着,期待着……
在一家商场里,卡卡看到一双很漂亮的女鞋,有着很结实的后跟。卡卡心想,这双鞋穿在自己的女人的脚上一定会很好看,走起路来一定很有节奏感。
卡卡对女人说,我看到一双鞋,想给你买。女人笑,一脸的幸福和满足。爱情充实,且饱满。
……

日子一天天过去。阳台上的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等待一天天延续。
午夜里的脚步声越来越频繁,听得见城市的呻吟和霓虹灯下的喧嚣。只是卡卡的女人回来得越来越晚。带回来的还有更多的疲倦和牢骚。争吵过后,看得见一地的凌乱和破碎。有些东西已经无法收拾。
不知道是生活厌倦了爱情,还是爱情厌倦了生活。
一周之后,女人离开了。没有回来。

卡卡站在“达芙妮”的专柜前,看着一双双精致漂亮的女鞋,想起深夜归来的女人,想起……想起很久以前在杂志上看到的一句话——
恋人之间最大的吵架,只是分手。分手之后,心平气和了。为什么要痛苦呢?是因为爱情存在,还是因为爱情消失?

昔日的酸甜苦辣一起泛上来,综合成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
卡卡洒下眼泪,落荒而逃。
那天,是她的生日。
只是这些都已经是分手以后的事情了。

卡卡知道,每天午夜里从巷子里走过的是双女鞋,后跟很结实的那种。女人的腿修长,且富有弹力。

哒,哒,哒……
午夜里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巷子里只有深深不可以测量的黑洞。

西毒卡卡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6-10-1617:15:07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ki66.com/217
头发乱了 自留地

头发乱了

头发乱了 ­ 安检口,他的左手无力地向这个城市告别。 很长的头发,风一吹就碎了,散了。 头发乱了…… 他的手指依然干净,且修长。 一段很长很长的烟灰在他左手的指间凝成一个惊心动魄的弧度,另一只手里的高...
失眠 自留地

失眠

文/西毒卡卡 睡觉 不存在 by《卡卡的诗》
卡卡的诗 自留地

卡卡的诗

文/西毒卡卡 能不能长点 不能 by《卡卡的诗》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